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包诸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警察民政将遇袭昏迷少女抛尸邻县让人恐惧  

2012-03-20 09:47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相同的决定


我实在无法想象,如果有一天你我或者谁在外面遇到贼人,贼人将你我打昏,你我在昏迷的过程中好不容易等到有人发现,结果发现我的人报警之后,警察赶来看了看,然后直接装车拉过县界,当成尸体扔到另外一个县界内的路边荒沟里。如果不是再次被人发现,那么你我所能做的大概只有两个字:

——等死。

更不可忍受的是,还有一个细节,第一个发现你的人,以及现场的群众多次向赶来的警察反应这个人好像没有死,还有气,但是民警和民政的人根本不听。

这个错误我想即使是一般人,也不会轻易犯。看到一个人躺在路边,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确定生死,然后再做处理。要说你没有鉴定是否死亡的能力,难道警察和民政竟然没有一个人有这个能力?而且请注意一个细节,在一个干涸的沟渠,也就是小黎第二次落难的地方,小黎的舅舅说道:“你看这里还有小黎用脚踢土的痕迹,我真不明白,为什么当时会以为她死了。”

针对此事,记者邓飞发出这样一条微博:2005年,我和龙志调查湖南一男子冻死湘潭乡村,发现竟是衡山救助站用车运出该站十余名智障流浪男子,抛弃邻县,大多被碾死冻死。政府救助体系制度性缺陷导致官僚残酷,他们为自己利益最大化,必伤害需要救助者。安徽再现抛人,我们须检讨和改变。

所以,我发现这里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他们都是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决定:把这些“尸体”抛弃邻县。他们面对这种情况,做出的决定为何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一致呢?无非有两点:第一,无利不起早,我做这件事没有好处,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?第二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据悉,减少刑事案件的发生是纳入政绩考核的。所以,当警察看到这个少女的尸体的时候,心里的真实想法是,真麻烦?怎么躺在这里了?这让我立刻想到鲁迅野草里的一篇文章《死后》,当文中的自己的尸体被发现之后,有人埋怨:“怎么要死在这里?……”鲁迅写道:这声音离我很近,他正弯着腰罢。但人应该死在那里呢?我先前以为人在地上虽没有任意生存的权利,却总有任意死掉的权利的。现在才知道并不然,也很难适合人们的公意。

那么,既然已经躺在这里,又身体有伤,明显是遭人伤害,如果展开救助,必定要立案侦查,立案侦查就要承担起破案的责任。“而破案率一直都是个硬性指标,在没有破案把握,而少女又奄奄一息的情况下,简单化处理公民伤害案件更符合保证破案率的考虑。因为不立案是保证破案率的法宝,比如河北的调查表明,一些地方立案统计数据仅占实际发案数量的20%至25%%,相当多的案件没有立案或立了案隐瞒不报。”(这段话是引用的)所以,我想涉事警察当时未必就真的认定这个女孩已经死亡,只是觉得这件麻烦事让别人麻烦去吧。所以,干脆把他扔到邻县了事。那么我们再做一个大胆的推测:一个小小的干警,怎么能做出如此大胆的决定呢?如果他把这件麻烦事带回去,会受到领导表扬还是批评呢?如果他把这件麻烦事推的远远的,最终又没有被发现,会受到领导表扬还是批评呢?

我觉得,涉事民警和民政人员进行一定的处理,是必要必须的。但是,更重要的是反思背后的思维逻辑和根本原因。否则,这样的事儿还会发生,而且,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再次被发现,也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你再次被发现的时候还活着。






重磅自荐:
盖棺论定说韩方(上):方舟子为什么能打败韩寒
盖棺论定说韩方(中):韩寒还原为人,方舟子退化为兽
盖棺论定说韩方(下):当今中国更需要韩寒还是方舟子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